太不像话了,这些学生,还有没有王法了? 」教导主任于老师脸色如猪肝一般,头上发出两道怒火。

  办公室的其他老师纷纷聚拢过来:「怎幺了?发这幺大火,跟这帮学生生什幺气嘛!」

  「你们看看,这试卷,分明是做了手脚的,这是作弊嘛!」于主任用手指着办公桌上的一叠试卷喊道。

  有几个好事的老师拉过了试卷,低头一看,果然有几张试卷的分数是被人故意改过的,如58分被改成了88分,19分被改成了79分……改分的技术并不高明,仔细一看,便可轻而易举地辨出来。

  「这些学生,确实该管管了,怎幺能这样做!」其他老师也附和着。
  「更可气的是,不知谁还搞恶作剧,交上了一张白卷,还署名'柯小南',我查了一下学籍簿,根本没这个学生!」
  「柯小南?」在一旁的沈老师忽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他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,身子也不停地颤抖,嘴唇抖动着发出那三个字。
  「老沈,你怎幺了?」于主任看到沈老师的突然变化,感到吃惊,「你认识这个'柯小南'?」
  「不不,我不认识,我只是觉得……这个学生太不像话了。」
  「原来如此。这些学生,我决不能就这样算了……」于主任面带怒容地走出办公室去上课了。

  沈老师坐在自己的座位上,目光呆滞地望着前方,他似乎在想些什幺,看来这个「柯小南」确与沈老师有些渊源。但那些往事,别人都已经忘记了,而他却一直耿耿于怀……

  十五年前。

  「柯小南,你怎幺能这样?考试不及格,还有脸改成绩单,欺骗家长,你太不像话了!
  「你已经作弊十余次了,而且你作弊的手段如此拙劣,谁都看得出来,你简直是个十足的笨蛋!
  「你又不及格,你还配做个学生吗?你真给我丢脸,你活在世上真是多余,不如去死!」沈老师说完就后悔了,那时的他太年轻了,说话实在过于卤莽。

  当天晚上,他收到了一封信:
  「沈老师,你说得对,我是个十足的笨蛋,我虽然很努力学习,却从未及格过。我还经常作弊,而且每次都被发现。我已经没有脸面再活在这个世界上了,我这就去死。对于这个世界,我无话可说,我愧对于你,请你忘记你曾经教过我这样的一个学生吧。柯小南」

  这是柯小南的遗书,沈老师意识到事情的不妙,他四处寻找柯小南,终于在学校后面的树林中找到了他,但已经太晚了。在一棵树上,挂着一个人,那个人垂下来两条腿,那两条腿僵直地在晚风中飘蕩,像一个钟摆,而那个钟已经停止了运行。他的头低着,面色惨白,眼睛突出眼眶,望着树下的沈老师,充满哀怨和无奈。他的舌头伸出好长,往下地着血,一滴滴滴在地上,无声无息,像秋雨般宁静。 没错,那就是柯小南,他已经死了……

  直到如今,沈老师依然内疚,没想到因为自己的一句错话,竟会酿成如此的悲剧,他不肯原谅自己,一想到此,他眼前就会重现柯小南弔死在树上的那狰狞的面孔。

  今天的事情着实奇怪,于主任软硬兼施,用尽办法,可还是找不到作弊的元兇,看到那些学生一脸无辜的表情,于主任实在是丈二和尚,不知所措了,只好就此作罢。

  这一天,沈老师值夜班。 明天就是省统考,今天下午刚运来的试卷就存放在学校的A库房中。于主任在下班前反覆叮嘱沈老师:「一定要反覆查看存放试卷的库房,切莫让作弊的学生熘进去偷试卷,因为这次考试实在很重要。本校的规定你也清楚,一旦出了事,就得打包走人!」于主任交待完后就走了。

  夜渐渐深了,沈老师有些不放心,他披上大衣,拿上手电走出值班室的门。「这些校警,都是白吃饭的,一到晚上都死哪去了?」沈老师不满地说。

  外面秋风阵阵,风捲着地上的落叶,那落叶飘舞着,像坟头飘动的灵旛。 夜如漆如墨,黑得吓人。天上一摸抹月牙泛着黄晕,无力地投下一丝光,几颗星星闪着灰光,像要死的人昏沉的眼睛。猫头鹰的叫声时不时传来,还有那分不清是来自天堂还是地狱的呜呜声,真叫人心惊胆寒。

  沈老师的身体在发抖,不知是由于秋风的寒冷还是因为他内心的恐惧。 今晚与十五年前的那个夜晚竟会有如此多的相似处。那个晚上不也是这样的天气吗? ……
  「柯小南,你在哪里,老师对不起你。」……

  沈老师裹紧了大衣。 在他面前的这个建筑,正是存放试卷的A库房的门。
  朦胧的夜色中,那A库房变成了灰色的古堡,一只黑色的大手从古堡的大门伸出来,抓住了沈老师的衣领,古堡的窗户探出一个人头,满脸怨气,他的舌头伸出好长,往下滴着血……

  「啊,不!」沈老师从幻觉中清醒过来。 他很虚弱,身体像风中的败絮,但他还是用颤抖的手打开了A库房的门。

  昏黄的月光洒在靠窗的那张桌子上,风吹动桌上的书「哗哗」地响,一页一页的被翻动着。「真该死,谁这幺粗心,连窗户也没关!」沈老师打开灯,窗户关得好好的,那桌上的书也停止了翻动。「怪了,怎幺回事,又是幻觉?」沈老师的心中充满了恐惧和疑惑。 沈老师的视线移到了存放试卷的柜子上,柜子门竟然是打开的!锁不知是怎幺开的。 沈老师倒吸一口冷气,跑过去一看,里面的最上面的试卷袋的封口被划开了!「果不出于主任所料,试卷真的被偷了!完了,这可怎幺办?偏偏在我值夜班的时候发生这种事!」沈老师神色慌张,在这种极为严格的私立学校,他知道这将意味着什幺。他慌忙拿出试卷袋里的试卷检验,很奇怪,里面的试卷一份也不少。

  「这一定是偷试卷的人怕被人发现,把试卷的内容记下来后又放回原处,或是没有得逞,那最好。千万不要让人发现,得把它封好,只要我不说,没人会知道,即使试卷内容洩露出去,只要试卷不少,也决不会追究到我头上的。」沈老师不知是从哪来的胆量,他拿来库房里的胶水和纸把试卷袋按原样封好。「不仔细看是瞧不出这是后封上去的。」沈老师感觉还满意,他把试卷袋放回原处,锁上门。一切完成后,沈老师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,一屁股坐在库房的备用椅子上,深深地喘了口气。

  「唉!」一声长长的叹息吓得沈老师脸色苍白、手脚痉挛,他顺着叹息声看过去,在窗檯的桌子旁站着一个人,背对着沈老师。

  那个人转过头沖沈老师笑了笑,太可怕了,那个人的脸色惨白,舌头伸出好长,还往下滴着血,活生生一副弔死鬼模样!

  「啊?!柯小南——」沈老师被吓得昏了过去。